3g.wddj.net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组工动态 >

学习时报: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(十九)

时间:2017-02-20   来源:武当党建网      点击:

“近平当村支书就是因为大家都拥护他”

—— 习 近 平 的 七 年 知 青 岁 月

  采访对象:杨世忠,1951年4月出生。1969年12月入党,1971年4月至1978年10月在延川县文安驿公社工作,任武装专干、党委委员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。后来,历任延川县团委书记、政法委书记、法院院长;延长县法院院长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处级调研员。2011年4月退休。

  采 访 组:本报记者 邱 然 黄 珊 陈 思 等

  采访日期:2016年12月29日

  采访地点:陕西省延安市杨世忠办公室

  采访组:您好!习近平在梁家河插队期间,您在文安驿公社和他有过很多接触,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请您介绍一下,您最初认识习近平的情况。

  杨世忠:我是延川县贾家坪人,现在叫贾家坪镇,以前叫贾家坪人民公社。1971年4月,我调到文安驿公社任党委委员、武装专干。当时,公社的书记、主任是五个人,我是党委委员,排在他们后面,是“六把手”,也算是个小小的公社领导。刘明升同志时任公社团干,在梁家河大队蹲点,我是通过他的介绍认识的近平。

  我调到文安驿工作的时候,大部分的知青都已经出去工作了。我的印象中,当时梁家河的知青差不多就只剩下近平和雷平生了。我对近平最初的印象,就是感觉到这个十七八岁的后生显得很成熟、稳重,言谈举止、做事为人就像个大人一样,根本不像同龄的有些娃娃那么浮躁、不懂事。所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很好。

  我比近平大两岁,作为同龄人,我们一见面就很有亲切感,平时也能聊到一块,也有共同语言。那时,我们年轻干部下乡,工作任务完成后,就想找他们知青一起聊天,不然的话队干部要么就把我们安排到村里的单身老汉家里住,要么就是去队上饲养员住的地方去睡。所以每次我到梁家河大队下乡,都要和近平、雷平生聊天。那个时候他们在村里很孤单,也常来公社谈工作、拉闲话,遇到饭时一起吃个便饭。我们公社干部每月三十斤粮、四两油,每天两顿饭,早上玉米团子炒洋芋丝,下午一般情况吃一顿白面,只要他们一到公社,明升和我谁看见就先给他们报一份面,大家一起边吃饭,边聊天,这样一来一往,慢慢从相互不认识到认识,从不熟悉到成为朋友,一起相处了五年。对他那时在梁家河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也是比较了解的。概况起来就是:一是刻苦学习,二是踏实劳动,三是要求进步,四是心系百姓。

  采访组:请您具体谈一谈习近平学习的情况。

  杨世忠:近平一方面是受革命家庭的影响,另一方面自己有学习兴趣和上进心,所以他特别热衷于读书和学习。我第一次到梁家河下乡时,近平已经住到国家拨专款修的知青窑洞里了。我发现他的书非常多,桌子上、土炕上摆得到处都是,跟他聊起来,觉得近平还就是有学问,知识面广,对我启发很大。

  近平有很多书。据村里人说,他从北京来的时候,就带来沉甸甸的两大箱子书。另外,其他知青去取家里寄来的包裹,里面一般装的是衣服、糖之类的东西,但是近平收到的包裹,除了一些衣服就是书。

  书的种类很多,内容也很丰富,有政治方面的,有经济方面的,还有哲学、中外的文学作品、大部头的古典名著,各种书都有。还有一些工具书。有一次我去他那儿,翻他的汉语辞典,那本辞典很厚,是绿皮的。我说:“哎,这本书好,很实用啊!”近平说:“你觉得好,就拿去用。”就这样,近平送给我一本汉语辞典。这本辞典我一直用了很多年,可惜的是,后来延川搬家的时候弄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