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g.wddj.net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自身建设 > 规章制度 >

潘瑞凤:把老人当作自家人

时间:2017-10-17   来源:武当党建网      点击:

在社区作业17年,潘瑞凤有15个除夕是陪着空巢白叟过的。这位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西便门东里的社区党委书记,是社区1000多名白叟的“解忧果”。记者去采访的当天,一位大爷还在向她倾吐烦恼,这一倾吐就是半响,潘瑞凤不急不躁,直到白叟心气儿顺了,满意地离开了,才坐下来和记者聊。

“做社区作业,实际上就是做人的作业,没耐性、没豪情可不可。”潘瑞凤说。在西便门东里这个老小区更是如此,3000多居民中,白叟占了三分之一。高龄白叟、空巢白叟有近200人。

这样一个典型的老龄化社区,怎样办理,怎样效劳?潘瑞凤在满意白叟的个性化需求上做起了文章。国家为老效劳政策逐年在完善,但仍存在不少空白点。例如为白叟发放一元理发券,有的白叟腿脚不方便,连小区大门都出不去,理发券底子派不上用场,理发依旧是个难题。

2014年,潘瑞凤在社区成立了助老特需效劳队,头一个处理的就是理发难题。给白叟理发的是社区里有手工的志愿者,举动不方便的白叟,能够享用上门效劳,并且完全免费。理发问题处理了,又有白叟反映修脚难,年岁大了,被各种脚疾困扰,走路特别苦楚。但这修脚的手工,社区里可没人研究。潘瑞凤找到老字号清华池,几经和谐,把那儿的技师请到社区,定期会集为白叟效劳。

特需效劳队的志愿者们还与高龄空巢白叟结成了对子,每周至少三次探望,问个平安。让潘瑞凤回忆最深刻的是小区7号楼的李阿姨。白叟90多岁高龄了,老伴过世早,仅有的女儿长期在国外日子。2015年八九月份的一个周六,楼上和她结对的志愿者例行上门探视,可门怎样也敲不开。第二天上午依旧如此。接到志愿者的电话,正在吃午饭的潘瑞凤心一紧,立刻赶回社区,“我们再敲一次,真实不可,就报警。”这次,门总算开了,可白叟昏昏沉沉的,一看就是病了。

在接下来的4天里,潘瑞凤和其他志愿者分红几个小组24小时看护白叟。期间,请来医师上门诊治,并由志愿者们为白叟按摩、喂饭、喂药、做清洁护理,一直到白叟的女儿从美国赶回来。

“这些白叟就跟我自己家里人一样,要出了什么事儿,比对我自己家里人还严重。”潘瑞凤说。前不久,一位80多岁的大爷找到社区,说有急事儿,要借1万元钱。究竟借钱做啥用,大爷支支吾吾不愿说。一再问询,原来是要去买保健品,再一问,之前大爷的那点儿积储都砸在上门推销的各种保健品里了。这还成?这位大爷当时就被潘瑞凤“扣”住了,重复说利害,讲道理,把大爷从保健品的“坑”里拉了出来。“白叟那点退休金真被人卷走了,今后怎样日子呢?”

潘瑞凤把白叟当自己家人,白叟们也亲亲热热地把他们口中的“小潘”当闺女看待。一位大妈和老伴儿吵架,没给自己儿女打电话,反倒直奔居委会找潘瑞凤说冤枉。“这种状况,别管多忙,我们都接待。其实也用不着我们真上门去调停,白叟心里的冤枉倾吐出来、发泄出来了,也就没事了。”

虽然在社区现已作业17年了,潘瑞凤仍乐此不疲,白叟的一个笑脸、一声“谢谢”都让她有极大的成就感。这次作为十九大代表,她最关怀的是底层党支部建造和社区居家养老问题。特别是居家养老,她说要把社区这些年来的生动实践和白叟们的火热期盼带到会上去,让白叟们有一个更幸福的晚年。